去广州(二)

余华,是我喜欢的不多的作家的一个,他的作品我几乎全部看过 – 写的非常好,不过说也奇怪,我受他的影响很有限,尽管他的作品主题一直都直指人生。

不久,车开动了,有点颠簸,我放弃了看书,躺下,用手遮着眼睛。

莆田的大巴特色,估计便是一路拉人,此刻华灯初上,搭车的人络绎不绝涌了上来,车子走走停停,不时地响起寻找座位,买票的喧哗。

走了好久,似乎都还在莆田界内徘徊。

对于已经注定了只能通过思想度过的这个夜晚,我对此非常麻木,这种情境,最适合我放飞心灵,飞向遥远的天边。

看不到月光,只有一手遮天的黑暗。

我想起了今天看的书《安妮宝贝精选集》。
我最近的确很想看书,不过选择安妮宝贝绝对是个偶然。
很久以前,看过对她的评论:
只是一个孩子,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忧伤?

看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个冷漠的人,对万事漠不关心,但是我记住了这个印象。
《精选集》的自序是她自己写的。
她说:
我不相信有爱情,我是个暧昧的人,我很容易接受,但不相信,或许很残酷。
她说:我喜欢站在铁轨旁边,那边有大片的广阔巴西黛兰,紫色的花,我怀疑下面有大量的昆虫尸体,否则无法长出如此妖魅的颜色。

这当然不是她的原话,大意如此,我自然懒得去翻书 – 更何况此刻我书人一方。

2 条评论

  • yan 2011 年 05 月 28 日 19:08 星期六

    “我不相信有爱情,我是个暧昧的人,我很容易接受,但不相信,或许很残酷。
    她说:我喜欢站在铁轨旁边,那边有大片的广阔巴西黛兰,紫色的花,我怀疑下面有大量的昆虫尸体,否则无法长出如此妖魅的颜色。”

    一点都不像孩子说的话。倒是让我想起了张爱玲。

    老实说, 不大喜欢这样的文字和思想

  • yan 2011 年 05 月 28 日 19:09 星期六

    第一次看这篇的时候就觉得写得不错,比较有感觉,差不多是近来写的最好的一篇?也是CJX的典型的行文风格特色

去广州(二)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