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仙花开的时候

少年的时候,有一年春节在店门口给爸爸洗车,一早上来了好几个大人问我洗车一次多少钱,那时候总是很纳闷,难道我真的长得一脸洗车小弟像?

春节的时候,我开车去市场买菜,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,只有洗车店的生意依旧红火,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我洗车了。

这一年的菜很贵,我记得初五那天我很随意地拿了一捆青菜,递给菜店老板,她很严肃地跟我说,菠菜,一斤17块。我想了想,17块大概可以买一大袋子的胡萝卜,土豆啥的了,实在是有点坑,周围几位买菜的男士一脸苦逼相,一位四川小伙更是感慨:菜比肉贵,吃不起!

这家菜摊子有个优惠政策是买菜会送香菜或者葱,当然是随机,结果一位妇女跟老板说要送香菜的时候,老板说已经没有了,她就嘟了嘴,好像老板欠了她几根香菜,看起来还想把买的菜退掉的样子。

那天天气很好,下午的时候想出去跑跑步,结果中午一过,天就阴下来了,刚拖过的地板变的很潮湿,原来是个回南天。

有一天傍晚,我从厨房里走到阳台洗手的时候,看到水池边上前些天种的水仙花有一个花蕾已经开放,白色的刚张开的花瓣里有着黄色的花蕊,在夕阳的余晖里被微风吹拂着有些摇晃,我拿过相机咔嚓一声,觉得春天来的脚步被我留住了。在阳台的左侧,有一朵黄色的玫瑰花也开了,我少年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,是一个少年送给他老师一束蔷薇的故事。里面说他削掉了枝上的刺,划着船来和他的老师告别,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惦记着,蔷薇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花。直到我家里有了玫瑰,我看着它一身的刺,我开始想起玫瑰也是蔷薇科的,虽然不太明白是不是和那篇文章里说的其实是一种,看着它长在枝上的样子,我想着,这比店里的好看许多吧。

有一年春天,我移民在西班牙的侄子回国,我们一起去一条小溪里面抓了很多鱼虾,我养了很多绿藻,又弄了水草和田螺以及虾米,满心希望能弄一个小型的生态系统,一年多以后,最后一条鱼死掉了,这个想法完全失败了。我一直很想有一个自己的小花园,想要在园外有一条小溪里面有很多鱼,这个梦想越来越遥远了,不过,有一件一直值得追求的事还是蛮好的吧,就算现在没有,那一朵水仙花也是足够惊艳的。

暂无评论

水仙花开的时候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